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第四章 炒了你的鱿鱼
作者:飞黄腾达      更新:2021-01-04 19:27      字数:2408
  方致见状,眼神颤抖,其中充斥着害怕,“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啊?”

  虽然方致已经二十四岁了,但是严格来说,他的心智也只有十八岁而已!

  方致很害怕,就算他是傻子,也能看出对面这几个人来者不善。

  徐婕美眸瞪大,纤细白嫩的双臂展开,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似的,保护着方致,丝毫不惧怕,眼神带着一抹坚定,甚至带着一抹怒意!

  “你们想干什么?”徐婕娇喝:“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想坐牢吗?!”

  为首大汉瞥了徐婕一眼,没有理会她,直接将她撞到一旁,顿时徐婕的手机摔在地上,摔个粉碎,他一只手直接提住方致的衣领!

  “草你妈的方致,欠我们老大的钱该还了吧?!”为首大汉一脚狠狠踹在方致的肚子上,紧接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把刀!

  这刀闪着光,明晃晃的,光芒刺眼。

  轰!

  方致的脑袋一片空白,难不成自己还欠别人的钱?!

  他一屁股直接瘫坐在地上,望着这把明晃晃的砍刀,冷汗刷刷直流。

  方致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啊。

  难不成,自己今天要交待在这里了?!

  “你他妈的,把方致给老子绑起来,我们老大说了,要亲自弄死他!”大汉高吼一声,紧接着大汉身后那群狗腿,蜂拥而至。

  方致已经被吓傻,几乎没有反抗就被塞进黑色的商务车中。

  徐婕见方致被抓,眼神露出慌张,刚要跟上的时候。

  大汉已经窜进车中,发动车辆,疾驰而去!

  徐婕眼眶微红,纤细的小手不住的颤抖,一边喊着老公,一边穿着高跟鞋拼命的想追上这辆车。

  可是汽车的速度哪里是徐婕能够追上的,不多时便不见踪影。

  徐婕慌了,想要报警,可自己的手机已经摔坏了。

  徐婕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四处环望,连忙转身朝着家中奔去。

  她着急推门而入!

  却见一家人正弯腰捡着地上的钞票。

  一家人连忙抬头,见到徐婕焦急赶来。

  马秀珍见状:“怎么啦,咋咋呼呼,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婕听闻,看向自己的母亲,声音颤抖,带着哭腔说道:“妈,快点报警,快点报警,刚刚方致被人抓走了!”

  马秀珍眼睛大亮:“什么方致被人抓走了?那真是太好了!抓紧让这个窝囊废去死,妈帮你找个更好的!”

  一瞬间,徐婕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有些心痛。生死攸关的情况下,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依旧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

  徐婕看向徐建国:“爸!快点打电话报警啊!”

  徐建国点头,刚要拿手机,却见一旁马秀珍正眼带凶意的盯着自己,顿时蔫了,讪讪的收回手机,说道:“闺女啊,你也知道,这个家你妈才是一家之主,所以一切,你妈说的算!”

  徐婕眼神黯淡,再看向徐静静和马云青。两个人皆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眼神看向别处,根本没把徐婕放在眼里。

  徐婕咬紧银牙:“你们不救,我自己去警察局报警!”

  话罢。徐婕霍然转身,疯了似的,朝着警察局奔去。

  到了楼下,因为穿着高跟鞋,刚跑几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膝盖鲜血淋漓。

  她只是吃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脱下高跟鞋,拿在手里,赤脚朝着警察局跑去。

  模样很是狼狈。

  “方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

  屋中。

  徐建国凑到马秀珍面前,轻声问道:“秀珍啊,这方致好歹跟咱们生活这么多年了,要不然……”

  马秀珍眼神犀利,瞥向徐建国,像一把刀子似的。

  徐建国见状,拉耸着脑袋,躲到一边。

  徐静静望着公文包中鲜红的钞票,眼睛都直了:“妈,这钱咱们怎么处理啊?”

  马秀珍抱着公文包,尖声喝道:“还能怎么办,咱们抓紧还给玫瑰银行啊,难不成等着银行过来催债啊?!”

  话罢,马秀珍眼神阴沉的朝着玫瑰银行走去。

  马云青见状,连忙跟着:“妈,你等等我,咱们开车过去。”

  一行人上了车,朝着玫瑰银行奔去。

  ……

  玫瑰银行,建筑宏伟,门前豪车云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马秀珍抱着公文包站在门前,有些局促不安。

  徐静静见状,笑着说道:“妈,你别紧张啊,云青认识玫瑰银行的总经理,而且对这里办事流程都很熟悉,天塌了有云青顶着呢。”

  马云青和自己的老板来玫瑰银行办理过几次业务,也见过银行经理几次,对于其中流程还算熟络。

  于是马云青拍着胸脯,笑着说道:“妈,这您放心,我跟银行的总经理很熟的,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话罢,马云青脸上带着笑容,进了玫瑰银行。

  张敏看见马秀珍,顿时大惊,这不是方致的岳母吗?

  “您是方致先生的岳母吧?”一时之间,脸上堆笑,连忙凑了上去:“快请进,快请进。”

  马秀珍一听方致这名字,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陡然色变:“我没有方致这窝囊废女婿!”

  马云青自然看出马秀珍生气,脸上带着严厉,喝道:“你这前台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抓紧辞职滚回家!”

  张敏心里咯噔一下,要知道,就连玫瑰银行的总经理对方致那都是恭恭敬敬,甚至叮嘱自己千万不要招惹方致,没想到这几个人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张口就骂方致。

  既然你们对方致先生不客气,那我对你们也就没有必要客气了!

  马云青瞪了一眼张敏,搀扶着马秀珍,轻声说道:“妈,您慢点。”

  张敏双手一横,拦住几人。

  马云青一愣:“什么意思?刚刚不是请我们进去的吗?”

  原本张敏脸上的笑容落了下来,眼神不屑瞥了一眼马秀珍,冷哼一声:“不好意思,我搞错了,请问有我们银行的贵宾卡吗?”

  张敏前一秒笑脸后一秒冷脸,让徐家一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是自己哪一句话说错了?

  估计打死他们也不会想到,张敏之所以对他们这么客气,全是因为方致的缘故!

  “你不认识我吗?我是锦绣集团的总经理,经常来你们这里办理业务的!”马云青瞪着张敏喝道!

  “不好意思,没有银行的贵宾卡,谁来了都不可以进!”张敏声音冷淡响起。

  “你是新来的吧!?我们家云青,那可是锦绣集团的总经理,每年在你们银行办了那么多业务,翻脸不认人?把你们总经理叫出来!我非要让你们总经理炒了你的鱿鱼不可!”马秀珍听闻这话,顿时掐着腰,泼妇一般,朝着张敏吼道。

  马云青脸色一僵,其实自己和银行总经理并不熟,仅仅几面之缘罢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他要是退缩了,一定会被一家人瞧不起的,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话罢,张敏一时间也被怔住,每天来这里办理业务的名流大亨那么多,她还真不一定认得全。

  马云青见张敏愣神,携着马秀珍想要硬闯进银行。

  适时,银行之中,办公室的门打开,一位衣着西装革履,浑身散发着儒雅气质的男人,走了出来:“刚刚谁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