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第七章 二师兄
作者:萧潇      更新:2020-09-11 12:13      字数:4507
  经过一个多月的坚苦努力,凤小芃终于感应到了灵气,修为像是坐了火箭似的嗖嗖嗖地往上直窜,居然一下子突破了筑基二层,停在了巅峰。

  只是稀里糊涂的凤小芃没有意识到这种古怪的情况,还以为他们的小师妹原来的修为就是这么高,所以并没有告诉方杰。

  方杰也没想到凤小芃在“失忆”后,重新修炼居然一下子就突破了。

  做为掌峰真人的青云真人在这两年里很少出现在众弟子面前,扳着一只手就能数的出来的次数,不由得凤小芃恶意猜测。

  这是懒呢还是忙呢?

  只是,有一次在练剑时,剑身太过弯曲,让她有种被自己手中剑伤到的错觉,惊的她没抓紧,长剑脱手飞出,掉落在这位青云真人脚下,差点把他脚趾砍落。

  这位师尊大人来到凤小芃面前训了四个时辰,不带一句重样的。

  到最后真人来了一句,“老五,等你小师妹把忘记的全练回来之后,送到为师里来,为师要好好操练操练她。身为修真者,居然能把自己的兵器给弄飞了,啧,真不知道你以前的修为是怎么练的。”

  其余几名徒弟听到这话,都给自己的小师妹送过去一个“你完了”的眼神。

  大师姐更是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对众师弟妹们说:“哎呀,总算有人要和我一样了。”

  在方杰尽心尽力的教导下,凤小芃花了两年的时间把自己“以前”学过的再次学会。

  天医宗名字中有个医字,当然跟医术有关。

  这两年里她不但修真,还学医术。回想起来,陡然发现居然比活在末世里还要辛苦些。

  末世里,不在外打丧尸,还能回到生存地里好好放松一下。

  在这里每天白日里炼气修真,晚上学医术,这两年居然没一天是空闲的。

  ***

  站在小竹堂青竹铺就的地面上,凤小芃低着头,等着自家师傅出现。

  按五师兄的话说:小师妹你现在已经恢复到以前的筑基一层的水平,而且还有所突破。以前学过的现在也重新都学会了,忘记的也都记起来了,是该听师尊他老人家亲自出手的时候了,你得去师尊所在的小竹堂去,让他教导你了。

  想到当初被师尊训了五个时辰,那可是足足的十个小时啊。从天刚刚亮训到月亮升起,这滋味酸爽的。

  不过从那以后,凤小芃就再也没见过这位难觅仙踪的师尊青云真人了,原以为这事可能提不起来了,谁知道五师兄在今天早晨忽然就发话了。

  蔫蔫的来到小竹堂,从早晨大约八点开始一直等到快下山的太阳。

  老天爷,这都几个小时了,师尊他老人家还没起床吗?

  凤小芃早就站不住了,在这二百平方的小竹堂里也转悠了千圏以上。

  实在无聊了,她就从口袋里偷偷地摸出一些零食,一边打发时间,一边把学过的功夫慢慢在心里演练了一遍又一遍。

  自家便宜师尊怎么还不出现?差评!

  只是,她不敢出声,更不敢叫,就怕惹来这位青云真人又是一顿五个时辰的训话。

  一想到上次的训话,她就牙疼的不行,蔫蔫的低着头,满是怨念的拿脚捻着地面,偶尔抬头看看门外。

  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去,更有一颗星光在闪烁着出现。

  “唉……”凤小芃忍不住哀叹一声,自己这罚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你是谁啊?小九?”一个年青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有点疑惑地问。

  凤小芃全身猛地绷紧,右手下意识地按在大腿外侧的短刃上,同时猛回身。

  身后站着一个白衣年青人,看容貌约三十上下,一头乌黑发亮的让凤小芃也嫉妒发狂的头发缚在脑后,用白玉冠及白玉簪束缚着,一双属于女子才有的杏眼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她。

  “咦,你不是小九,”那人恍悟,“你是……小十?”

  凤小芃看到眼前这年青人,不由得半张着嘴,一下子怔住。

  “小猪猪……”凤小芃怔了半晌,才低声呢喃出三个字,压抑不住心底的情绪,眼圈瞬间红了。

  这张脸真是好多年没见了。高中三年,同班了三年,也暗恋了三年,可他的女朋友却不是自己,她只能一直默默地看着他们亲密地走在一起。

  这个被他女朋友亲昵地叫做小猪猪的外号,在她心底盘旋了许多年,一直没敢叫出口。

  而今天,在这个修真的陌生世界里,这张脸极其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让她惊讶之下几乎脱口而出。

  想到他们几人被一只丧尸追,他的女友落在后面,他去拉的时候,却被推向了丧尸,想到他被丧尸咬中,想到自己拼了命还是救不回他,想到最后自己亲手杀死了他。

  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俊朗的脸庞,凤小芃眼中盈满了泪水,心里满是酸涩。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模糊了双眼。

  这个外号几乎就在凤小芃喉咙间回旋,那人耳朵微微一动,还是听的清清楚楚,脸上的微笑立刻僵硬,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师尊与师祖叫自己小猪猪也就罢了,你是小师妹好不好,怎么也叫我小猪猪?!

  只是……

  “哎,你别哭,你别哭啊,我又没责怪你什么,你哭什么?”

  那人见凤小芃哭了,顿时惊讶了,手足无措地安慰起人。

  从来没见过这位小师妹好么?为什么哭呀?我没得罪她好么?

  “唉,你叫我小猪猪就小猪猪吧,反正师尊他们也这么叫……”那人实在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只得放弃。

  凤小芃看着他与朱烨明显不同的打扮,明白自己只是突然见到一个长的与朱烨一模一样的人,这才乱了心神,情绪不自觉地外露。眼前这人根本不是朱烨,朱烨也早就死了,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听到那人的回答,凤小芃扑哧一声破涕为笑,又觉得失礼,更觉得难为情,用手半捂着脸,吸了吸鼻子,收敛了情绪,这才退后两步,向他行了一礼。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道歉的话刚刚出口,她忽然想起曾经听说过的一件事,脱口而出,“你是,二师兄吧,朱安、朱子庭?”

  “呃?!是啊。”朱子庭怔了怔,应了声是。

  “天王盖地虎?”凤小芃试探地问,她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自己能穿越过来,也许朱烨也能。

  “啊?啊?什么?”朱子庭瞪大了杏眼,满脸不解。

  “没事。”凤小芃有些失望。这人真的不是朱烨,只不过长的相象罢了。

  “天王盖地虎……”朱子庭喃喃重复着这句话,一时间更不明白这位小师妹怎么突然说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看来师尊说的没错,小师妹真的失忆了,只有失忆的人才会这么奇奇怪怪。

  这句朱子庭并没有说出来,他估计如果说出来小师妹也许会更奇怪。

  “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凤小芃微微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叉开话题,“师尊呢?”

  朱子庭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怜的小师妹被抓包了。

  “师尊一大早就去了赤炎峰议事,还没回来。你若有事,明天再来吧,直接去正厅,平素里师尊都在那儿打坐。今天迟了,你早些回去吧。”

  凤小芃应了声好,转身就要走,忽然回头问,“二师兄,听说你闭关结丹,嗯……你这是成了?”

  朱子庭失笑,“结丹哪有那么容易的。当年师姐闭关了五十年才结丹功成,我资质比师姐差了点,没那么快。”

  “五十年才能结丹?”凤小芃惊讶地伸出一只手叉开五指,“这、这也不怕出来的时候变成老头老太太?”

  朱子庭看她目瞪口呆张口结舌的模样,不禁失笑,“筑基之后,寿数不但会增加,容颜衰老也会减慢。更何况,突破了金丹,五十年眨眼就过去了。”

  “那,二师兄……,你闭关有几年了?”凤小芃好奇地问。

  “大概不到十年,忽然心有所动就出来看看,哪知道是你。你是师尊新收的小师妹凤小芃?”朱子庭找个位子坐下,翻手变出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只茶壶和两只茶杯,倒了一杯递给她。

  凤小芃点点头,道了声谢接过茶杯。

  这只茶杯很小,只比自己的大拇指大上两圈,整体青中带绿,白色路纹夹杂其中,像是翡翠之类制作而成。

  杯中茶水清透,袅袅升起的烟雾带着雨后清新空气的味道。

  她深深嗅了一下,这股气息直透肺腑,在身体里打了个转,顿时感觉有点不一样,哪里感觉不一样,她却是一点也说不上来。

  凤小芃咦了一声,睁眼看向朱子庭,“这茶……”

  朱子庭也是惊咦一声,疑惑地看向她,“小师妹心境居然如此超脱,师尊眼光真是让人不得不赞叹。”

  自己心境超不超脱,和师尊有啥关系了?

  凤小芃更是不解,下意识地就把手里的茶喝了下去,这感觉立刻又强了几分。

  这下她能感觉到身周方圆百米内草木虫蚁动作,小草奋力从土中伸展出来,根须努力往土地深处探去,寻找养份。

  虫蚁抖动着触须寻找着食物,以备过冬。

  心神触到院中一颗大树上时,她浑身一震,眼前闪过这颗大树百多年的过往,看到一个小男孩在树下练剑、整理草药,慢慢长大,居然就是二师兄朱子庭。

  期间更有众位师兄师姐也在这里一一出现。

  最多的是师尊,总在夜色下遥望南方天际。

  凤小芃顺着师尊目光也向南方天际看去,除了星星,啥都没有,这让她有点郁闷。

  忽然浑身一个激灵,凤小芃从那玄奥中清醒过来,低头看着手中茶杯,杯中已经空了,点滴不剩。

  朱子庭目露奇光,盯着凤小芃的脸久久不语。

  凤小芃被他看的脸上慢慢泛起红晕,目光游离,手足无措,正想着怎么逃离这位猪师兄的身边时。

  朱子庭终于开了口,“这茶名叫众生,喝此茶能看见天下芸芸众生,若能从此茶中悟出众生真谛,结丹也好、元婴也好都会顺利许多。可惜我资质不好,至今悟不到。而师妹你……”

  他深深叹了口气,“怪不得你才筑基,师尊就收你为徒。”

  “你的意思是我资质很好?”凤小芃这才明白他的意思,摸摸头皮,“我不觉得啊,很多东西五师兄教了我好多遍,我才记住,还被师尊训了好久,气得他直抓狂。”

  朱子庭呵呵笑着,“资质好并不是说记性好,也许你还没想通,可手脚身体已经自行做出反应了。”

  “哦,明白了。”凤小芃点点头,表示明白,只是……“我有吗?”

  没等朱子庭回答,凤小芃叉开话题,“师尊去赤炎峰议什么事啊?门内大比已经过了,再说了不年不节的,现在好像没什么大事能让一峰之主去开会吧?”

  朱子庭顺手又给她倒了一杯,却不再是那众生茶,“也没什么大事。上个月筑县出了只吃人的妖怪,吃了黄木峰内门弟子吴江的凡人家眷,白云真人派了几名外门弟子随吴江回去了一趟,结果吴江重伤回来,外门弟子皆死在那妖怪手中。”

  “妖怪?”凤小芃喃喃自语,想到的却是:师父,有妖怪!大师兄,有妖怪!再看向朱(猪)二师兄时,目光怪异无比。

  朱子庭笑笑,以为她在担心妖怪强大,“听说那只妖怪也没什么大本事,只是会迷惑人罢了,你不用担心。”

  “哦,只是,”凤小芃低下头,想了想,才抬头看向二师兄,“那妖怪如果真的不厉害,为什么还要把师尊这个一峰之主叫去开会?”

  “你不知道吴江是什么人?”朱子庭有点奇怪,他忽然拍拍自己的额头,醒悟过来,“我倒忘了,你上次大比伤了脑子,不记得了。”

  凤小芃一张脸顿时黑了,抓狂无比。

  什么叫做伤了脑子?我明明就不是你们真正的小师妹好不好!

  朱子庭看出她的不悦,连忙清咳一声,“那吴江与黄木峰流云真人有点亲戚关系,听说是五服以内的。”

  “那也不至于要一峰之主去替他办这事吧。”凤小芃有点不明白,如果那妖怪真的神通广大,黄木峰峰主白云真人自己也可以出手,干嘛非要别峰峰主去开会议?

  还有,五服?五服是什么意思?五服和亲戚有什么关系?

  五福临门?

  “这倒不至于,只是师尊和白云真人、流云真人是亲传师兄弟,白云真人和流云真人则是亲兄弟。”朱子庭笑着解释,“不管有事没事,他们都会聚一聚,哪怕一起喝点酒什么的。上次白云真人还找了个看赤炎向晚的借口让师尊他们过去喝酒,结果酒喝多了,几个人还打了一架,把赤炎向晚给毁了。把宗主给气的,呵呵……”

  赤炎向晚是赤炎峰景色一绝,其它六峰都看不到,对此宗主总是向几个好友显摆,这下毁在几个一峰之主的手里,气的他下令把三个人关到寒号洞内三年。

  结果寒号洞内千年冰寒草被几个醉鬼给祸害了大半。这下宗主更是气上加气,把人吊打了一顿,统统扔到三绝镜里关了百多年才放出来。

  至此,三位峰主不正经的名头也传了开去。

  凤小芃没听说过这事,不禁失笑,师尊居然也有这么不正经的时候。

  只是,……

  二师兄,你这么说师尊,他老人家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