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第一章   重活一世
作者:残风      更新:2020-06-28 16:51      字数:2056
  华夏国,沛新市第一高中。

  一间考场内,所有学生都在奋笔疾书,笔尖和试卷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小师妹!”考场内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噗嗤?小师妹?”

  “李景堂他是没睡醒么?”

  “看多了武侠小说吧?”

  坐在一旁一梳着马尾,面容清秀的女孩儿不禁摇摇头。

  “这个呆子……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居然还想撮合我和他。唉……”

  李景堂眉头紧皱,打量周围。

  “这……这是哪?”

  “张琦……你是张琦?”他看见身边一样和他呼呼大睡的男生惊讶道。

  “不对……我明明渡劫失败,陨落在银河之心,怎么会在这儿?”

  这周围的景象,他再熟悉不过,正是他高三那年。

  “难道说?我重生了!”

  “没想到……上天竟然又给了一次重来的机会……”

  李景堂眼角浮现一抹阴霾:“伏霏,我原本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是我的道侣,是我最亲近的人,却没想到你竟然趁我渡劫夺我道源,害的我和小师妹陨落于银河之心。”

  “伏霏,你好狠啊!”

  想起那天的一切,还有小师妹淡蓝色的眼眸中最后透露出的依恋,让李景堂心脏狠狠一抽,痛苦万分。

  但很快,李景堂又恢复了过来。

  “既然我重生了,小师妹会不会也重生了?”

  “既然老天让我重活一世,那我绝对不会让悲剧再度上演!伏霏,你夺走我的一切,我迟早有天会全部再拿回来。”李景堂捏着拳头,暗暗道。

  “砰砰砰!”一监考老师敲了敲他的考桌。

  监考老师姓王,叫王冬梅,同时也是李景堂的班主任。

  高中这几年,王冬梅没少给他试过绊子,最后甚至逼的他不得不辍学。

  就因为他家穷,他没有关系,成绩不好……

  想到这,李惊叹眼中浮现一抹阴沉,站起身死死盯着王冬梅。

  “这……这是什么眼神?”王冬梅一时之间,不由被李景堂的眼神给呵住了。

  她心中涌起一抹怒意,这废物学生竟然也敢瞪她。

  她狠狠一瞪,猛地一拍桌子,泼妇似的尖叫道:“李景堂!你翻了天是不是?考试睡觉,你还想不想读书了?”

  “你这站起来什么意思?还想跟我动手?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警告你,不想读就给我滚出去,别读了!整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样子,你这种人出了社会就是渣滓。”

  李景堂眼中浮现一抹不屑,冷哼一声,竟然转身就离开了考场。

  “有你这样的老师,我这书,不读也罢!”

  “你……李景堂,你真是翻了天了!跟老师这么说话?你还有没有点教养,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教室,就别想回来了。”

  李景堂回头怒瞪一眼,冷冰冰道:“王冬梅!如果你敢说我父母一句,我保证你会后悔!”

  王冬梅望着他的眼神,顿时如鲠在喉,脖子好像被一双大手狠狠掐死,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李景堂可是堂堂仙尊,银河体文明最强大的存在,是银河系第一仙尊。

  虽然现在他实力全无,但那种气势也不是一个小小老师所能顶的住的。

  出了教室,李景堂细细感应着体内的灵气波动。

  但他体内的灵气犹如雾气那般稀薄,想要恢复到曾经的巅峰,如果没有个千年光阴怕是根本不可能。

  不过李景堂并未气馁……

  他出了学校,找了处僻静的小湖,这边人烟稀少,灵气相对浓郁,倒也算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李景堂便盘腿打坐。

  作为天尊, 他脑子里的秘法数不胜数。

  他搜寻记忆中的功法,忽然猛地一惊,他丹田处竟然有本泛着金光的古书。

  “这……这是《造化仙决》”

  “原来银河之心的传说是真的,传说银河之心内有造化级功法,可我一直没有寻到。只是……为什么此时竟然会出现在我体内?”

  “莫不是说,在我重生之时穿越银河之心无意进入到了我体内?”

  “如果有这造化级仙法,我定能恢复往日的巅峰……不!甚至还能更近一层,前往银河之外,探索虚无缥缈的三角体文明。”

  想着,李景堂便开始按照《造化仙决》上的心法开始修炼。

  源源不断的灵气不断灌入他体内,他的气势节节攀升。

  “炼体一层……炼体二层……炼体。”

  一直到练气三层这才停了下来。

  李景堂呼了口浊气,“果然,地球的灵气还太过稀薄,哪怕是造化级功法修炼也离不开灵气的支撑。”

  “元婴就足以毁灭星球,筑基应该就是地球最为强横的存在吧?”当初李景堂离开地球的时候,就没见过地球上有几个筑基高手。

  “练气三层,现在应该也够用了。”

  李景堂刚准备起身离开,耳边忽然传来一清丽的女声。

  “爷爷……这灵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稀薄了?”

  “嗯?”李景堂寻声望去,只见一老一小,两人正打坐修炼。

  但两人修炼的都是最基本的修炼法门,甚至还是不太完整的,这样的修炼法门,练下去怕是连筑基都不可能。

  李景堂不由淡淡说道:“修炼不是你们这也修炼的。”

  少女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身材窈窕窈窕有致,面容精致,倒也不失为一个美女。

  她见李景堂,柳眉倒竖,微怒道:“你谁啊?你懂什么?”

  她又上下打量,淡淡说道:“原来还是个学生?你懂修炼?”

  这少女,还只是个炼体境界,连练气境界都未步入,在李景堂眼中,乃是下下之资。

  李景堂轻轻点头,“倒是略懂一些,你天赋太差,再修炼这功法,怕是一辈子都无法有所成就。”

  一个陌生人竟然当着她面,说这样的话,她不由怒了。

  老人倒是眼尖,炼体期大成,练出了一丝化劲。

  李景堂刚刚突破,周身灵气不稳,还有些许溢出,被他发现。

  老人脸上也有几分不悦,问道:“这位同学,我孙女是沛新市武道协会的副会长,年纪轻轻已经外劲有成,不知道你说这天赋太差,是何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