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八.但遇青云不见亲
作者:江平凡      更新:2020-07-11 22:02      字数:2794
  “不可能吧!”​

  此时,五个老人脸上尽是惊愕。

  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篡改他们的记忆。

  毕竟他们是被尊为人世五圣的圣人。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咱们这里也只是世界小小的一角而已。”​

  江平凡目光闪烁,笑着说道。

  “……”

  屋内陡然沉默下来,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落针可闻。

  “你说的对,”​

  徐爷​率先打破了这个​僵硬的局面。

  他扭过头,看着其他四位老者,轻声说道。

  “几位老兄弟,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些事要跟小平凡说。”​

  徐爷这番话一说,那几位的脸上泛起了笑容。

  玄极敲了敲拐杖,走上前去拍了拍江平凡的肩,笑而不语。

  “成,那我们摆好棋等着你。”​

  公薪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后,便与其他三位化作一道流光飞入玉牌之中。

  ​“好了,现在屋里只剩下我们两人了,说说吧,你到底是谁?”

  徐爷坐着打了个哈欠,屏蔽了玉牌的感知后,懒散的伸出腿,跷在桌子上,冷冷的看着江平凡。

  “徐爷你说什么呢?我就是江平凡啊。”​

  江平凡站在原地,脸上带着笑容。

  “行了行了,你骗不过我,江平凡那小子哪像你这样不坦诚,而且他也不知道帝鈊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隅之地。”

  说到这,徐爷笑了笑,

  “而且你也骗不过玄极那个老小子,刚刚他拍你肩膀的时候你就感觉到了吧?那股至强的压力。”​

  “啊,没有吧,感觉还好啊?”​

  江平凡笑着挠了挠头,眼底一丝锐气闪过。

  “还装?刚刚不知道是谁破了我的烃魔摧心法,还偷偷藏了口血在喉咙里。”​

  徐爷翻了个白眼,伸手一指,​一股恐怖的威压转瞬即逝。

  江平凡面色一变,双手放在胸前飞快的掐印,道道泛着流光的古字出现在屋内,散发着无比恐怖的威压。

  “没想到,果真被发现了啊。”​

  “江平凡”​笑了笑,大袖一挥,将古文字收入体内。

  “所以现在能坦诚相见了?”​

  “能,肯定能,敢问前辈名讳?”​

  “我吗?”​

  徐爷看着江平凡,诧异的问道。

  “是,不然徐爷看看,这屋内还有谁呢?”​

  江平凡点了点头,眼角微微颤抖。

  “哈哈哈哈,好家伙,在这等着我呢?”​

  徐爷摸了摸胡子,大笑着撕开一道空间裂隙,从中拉出一个断臂老乞丐来。​

  老乞丐闭着眼,衣衫褴褛,盘坐在屋内,肉身上泛着丝丝晶莹之色,质感如同玉石一般。

  “这才是你的肉身吧?”​

  徐爷蹲下身,敲了敲老乞丐的肉身,发出咚咚的声响。

  “可以啊,走的是肉身成圣的路?”​

  “瞒不过前辈的眼,小的走的的确是肉身成圣。”​

  江平凡苦笑一声,点了点头,眼中有七彩流光朝外飞舞。

  “等会,你这是,七彩瞳?神瞳榜排名第九十七的七彩瞳?”​

  徐爷看着这些飞舞的彩色流光,面上不由得露出震撼之色。

  江平凡听到七彩瞳后,​眼底那丝敬佩越发浓郁。

  他抱了抱拳,​低头说道。

  “正是七彩瞳,前辈阅历之广实让小辈钦佩,但小辈斗胆想求前辈帮一忙。”​

  “请我帮忙?说来听听。”​

  徐爷来了兴趣,扶起“江平凡”​,笑问道。

  “江平凡”​抬头看着徐爷,面上不由得露出为难之色。

  徐爷明了,伸手掐诀,将玉牌​多封了几道屏蔽后,抬手示意“江平凡”继续说。

  但“江平凡”此时却回头,躺在了床上。

  片刻后,他身上便有一道泛着淡淡七彩色的魂体浮现,飘到了徐爷面前。

  “这魂体,练的不错。”

  徐爷点了点头,看着这道魂体,等着他说话。

  断臂老乞丐的魂体看着徐爷,苦笑一声后,竟直接跪下,冲着徐爷磕了三个响头。

  “小辈斗胆,恳请前辈庇护江家子弟江平凡。”​

  “嗯?你这是什么话?”​

  徐爷看着他​,皱了皱眉,轻轻抬手,灵气将他扶起。

  但无奈,毕竟是走的肉身成圣的路子,魂体之坚韧超乎了徐爷的想象。

  “起来说话。”

  “今日若是前辈不答应,小人就一跪不起。”​

  “你还敢威胁我?你就不怕我灭了你的魂体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我怕,但我更怕前辈不庇护他。”​

  老乞丐抬起头,眼里满是坚毅。​

  “唉,”​

  徐爷叹了口气,

  “好,我答应你,但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多谢前辈。”

  那老乞丐抬起头,面上满是笑容。​

  “滚滚滚,头一次被一个小辈威胁,快说,说完滚。”​

  徐爷​笑骂了一声,但还是伸手做了个凳子,放在了老乞丐的身下。

  “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

  老乞丐坐在椅子上,双眼放空,进入了回忆中。

  而就在老乞丐回忆的时候,院子内​却早已炸开了锅。

  “李家小辈,你是要做什么?!”​​

  郭​婶站在大门前,手里拎着锅铲,怒视着树下一个持着银色剑的俊秀男子。​

  ​那少年身材欣长,长发及腰,穿着一身黑色长衫,胸前还绣着一朵小小的梅花。

  他转头看了看郭婶,又回过头看向院中央的那棵郁郁葱葱的大树,面无表情。

  “郭前辈,巡天司办事,还请您退让。”​

  ​“办事?办事你们就能砍了我们家院子里的树?就能擅闯民宅?我不管,你要是砍了,我就去你们巡天司找你们司长,我就不相信了,还有没有王法?!”

  少年再次回过头,皱了皱眉,似是不理解为什么​会有如此无理取闹的妇人。

  院子门前,聚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邻里邻居的也都过来看。

  原本是想过来看热闹,但他们一见是郭婶​,便赶忙驱散了人群,还顺手给院子的门关上了。

  这些邻居可是知道​,郭婶平常跟她说话闲聊都没事,但如果她生气的时候你在她周围,那等于你要体验一把暂时性失聪。

  “请您不要无理取闹,巡天司办事,只为百姓。”​

  少年也不动怒,依旧是淡淡的语气,说完继续回头看着树,专注到被树上松鼠用果子砸了都没有感觉。

  “竟然过了这么长时间吗……”​

  男子抚摸着树干,​突兀的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怎么了怎么了?隔着老远就听见你的声音了。”​

  人未至,声先至。

  院门被推开,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从门外走进来,满脸笑容,手里还拎着个酒葫芦。

  郭婶见中年男子回来了,转头就冲着他嚷嚷道。

  “就是这个站在树下的无理小辈,进来就跑到我们院子里的树下站着,我问他干什么,他居然说要砍树!说我们的树成精了!你看什么道理这。”​

  “有这事?”​

  中年男子挑了挑眉,但转头见自己夫人气的不行,便赶紧哄道。

  “消消气消消气,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啊,你饭做好了吗?”​

  “哎呀,鱼还在锅里呢,小江爱吃鱼的。”​

  中年男子见郭婶急急忙忙的跑进屋里,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冒冒失失的。”

  中年男子这时才抬头,看向树下的俊秀少年​,举起手里的酒葫芦,笑问了一句:

  “来一口?”​

  少年回过身,轻轻的摇了摇头。

  男子也不强求,仰头灌了口酒后,问道。

  “李家第十八代?”​

  少年身子一震,面上这才露出丝丝震惊之色。

  男子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坐在藤椅上,懒散的说道。

  “看梅花就知道了,不用震惊,只有第十八代李家子弟才会纹金色梅花。话说你叫什么?”​

  “李长歌。”

  “李长歌?好名字。哦对了,我还没说我叫什么吧?我叫郭青云,青天白日的青,白云的云。”

  话音刚落,少年便扭过头,震惊的看了一眼男子,然后急急忙忙的抬步便走,出院门的时候还险些被门槛绊着摔一跤。

  男子也不说话,就靠在藤椅上,眯着眼看着少年走出门,还顺便轻轻的灌了一口桃花酿。​

  “看来我的名头还有点用。”​

  郭青云笑了笑,站起身朝着自己家的屋内走去。

  而那少年此时正走在大街上,身后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湿。

  他想起了巡天司里的一句诫言。

  巡天司命且无敌,但遇青云不见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