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七.记忆
作者:江平凡      更新:2020-07-11 22:01      字数:2452
  “去玩要听话啊!”

  “知道了知道了,少爷你话真多。”​

  ​“嘿……”

  江平凡看着前方牵着林清得手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嘴角不由得掀起一丝微笑。​

  他站在门前,见她们远去后,便回身进了院子,躺在了树下的藤椅上。

  “嘎吱。”

  一扇屋门被打开,从中走出一个端着盆,佝偻着腰的中年妇女。

  她小步小步的朝着水池挪去,盆中的水撒了一地。

  “郭婶。”

  江平凡站起身,冲着妇女打了个招呼。

  “哎,小平凡下学了啊。”

  “是啊是啊,郭婶做饭呢?”

  江平凡走上前去,自然而然的接过郭婶手里的菜盆,端到了院中的水池旁清洗。

  “是啊是啊,话说今天的肉蛮贵的,前两天还只要两枚士钱一斤,今天突然就要四枚了,要不是你叔要吃,我看都不会看。”

  妇女坐在椅子上碎碎念,少年侧着耳朵听,笑而不语。

  说着说着,郭婶似是想起来了什么,轻叫了一声,急急忙忙的回屋,让江平凡等她一会。

  江平凡点了点头,也不问,就默默的把菜清洗完后,放进盆里,甩了甩水。

  “小江啊,你叔今天临走的时候,让我把这个给你。”

  没过一会,郭婶就出来了,满头大汗,手里还捧着个古色古香的木头盒子。

  “这个你郭叔说了,不让我打开,我就没打开,一直等到你回来。”

  郭婶面上带着笑,眼里是慈爱与笑意。

  江平凡摸了摸鼻尖,笑了笑,正准备说话,但突然,他腰间的玉牌开始震动,发烫,烫的他面色一变,装作挠痒痒的样子紧紧抓住玉牌,尽力不让郭婶看出什么端倪。

  “那谢谢郭婶了啊,那什么,郭婶我先回去换身衣服啊,这木盒就先放您这里成吗?”

  “成,我给你放屋里,马上你换身衣服差不多你郭叔也回来了,正好你来吃个饭。”

  “好的好的。”

  江平凡点了点头,小跑着回到屋里。

  而他身后,郭婶看着屋内的其他两扇紧闭着的大门,目光闪烁。

  江平凡回到屋内,换了身衣服后,盘腿坐在床上,将玉牌摘下放在面前,满脸疑惑。

  但此时,玉牌早已不再发热,也停止了震动。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江平凡皱了皱眉,敲了敲玉牌,轻声道。

  “徐老魔?儒尊?老圣人们你们在吗?”​

  “在在在,勿吵勿吵,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玉牌亮了亮,​一道身影在屋内浮现,引发种种小异象。

  江平凡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感到头疼。

  他揉了揉脑袋,无奈的说道。

  “那什么,徐爷,咱把您这小异象收起来行吗?每次您一出来,就整的好像有重宝降世一样,咱低调点成吗?”​

  “咳咳,去去去,小孩子家家懂什么,这叫个性。”​

  被称作徐爷的白发老者​嘴硬的回了一句,然后不好意思的将异象收了起来。

  江平凡见他这样,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这也就得亏是在屋里,这要是在外面,像江平凡这种弱鸡被怀疑有重宝在身,那还不得被追杀个十里八里。

  所以我才不想让他们在外面出现啊。

  江平凡叹了口气,但随即便平复好心情,抬起头正准备向老者问话,结果​一抬头就看见这老头撕出一道空间裂隙,还在往外扯着什么。

  “卧槽徐爷你干嘛呢?!卧槽,别拽了啊,别拽了!地小经不住您折腾啊!”​

  “吼!”​

  好一会后,江平凡费了老大劲才把徐爷按在椅子上坐好。

  “徐爷,咱安生点成吗?我这也就丁大点地方,经不住您折腾,而且刚刚咱声音那么大,肯定被邻居听见了,我还得想着怎么解释,咱安生点成吗?”​

  “意外,意外。”​

  徐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然后他便自信的说道。

  “不用担心声音外传,我刚刚一出来,就布置好了阵法,我们谈话根本不会被别人听见。”​

  “真的?”​

  江平凡怀疑的看了看老者,看的徐爷胡子都气立起来了。

  “你能不能信我一回!”​

  “成成成,信您信您。”​

  江平凡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即面色一转,凝重的看着徐爷,轻声问道。

  “徐爷,刚刚玉牌的震动你感觉到了没有?”​

  “感觉到了,似乎是精纯的蛮荒气息。”​

  徐爷也是面色凝重。

  “蛮荒气息?”​

  江平凡一愣,他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在……

  “刺啦,刺啦。”​

  江平凡脑海中有断断续续的片段闪过。

  “老虎尾巴的猴子……长着巨口的龙形生物……八只手的蛇……长着翅膀……轰!”

  就在江平凡想要回忆更多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如同有雷霆炸响,直接轰碎他的一切记忆片段,炸的他张口吐出一道血箭,七窍流血。

  “卧槽!”​

  徐爷原本也在沉思中,但刚进入回忆,就被江平凡一口血吓得回了神。

  “徐老魔,小平凡怎么了!”

  “怎么回事?刚刚为什么我们的空间里突然黑了天?!”​

  “徐老魔,到底怎么回事?!”​

  玉牌内,其余四圣也扔下自己的事,急急忙忙从玉牌中出来,查看江平凡出了什么事。

  “你们问我干嘛?我哪知道?!”​

  徐爷此时也是一脸懵,刚刚两人都在思考,怎么江平凡突然就出了事。

  “无碍,只是精力过度损耗导致了脉气相冲。”​

  ​君寻渊的灵力在江平凡体内游走了一圈,将脉气理顺后,把他扶了起来。

  “你刚刚想了些什么?实话实说。”​

  公薪​站在江平凡身前,严肃的说道。

  “是啊是啊,刚刚玉牌内也是突然就天昏地暗,吓得我们几个老东西的都出来了。”​

  玄极拄着拐杖,担忧的看着江平凡。

  江平凡看着这五位老人,想说些什么,但喉咙处又被一口鲜血堵住,只能先行调息。

  好一会后,江平凡才将气息调好,吐出了那口鲜血。

  还顺手拿毛巾擦了擦脸。

  “诸位前辈,还记得你们是如何来到我身边的吗?”​

  他站起身,抬头仰视了一圈五位老人​,沉声说道。

  “怎么到的你身边?”

  徐爷愣了愣,沉思了一会后说道。

  “我记得我是魂体四处游荡,突然有一天发现了一块玉牌,无意间进入其中,才发现它可以承载魂体,因为我魂体实在薄弱,只能开始沉睡,直到你七岁那年唤醒了我。”

  但此时话音刚落,玄极却惊诧的叫了一声,

  “不对啊,我记得我是第一个进来的啊,我当时是被人捉住,强行塞进了玉牌中,然后魂力耗尽,才开始沉睡。”​

  “不对,我记得我是第一个,我是被玉牌强行吸入的,然后魂力被吸收干净,被迫开始沉睡。”​

  “不是啊,我不是第一个吗?我被我那大逆不道的徒弟暗算,随即将我魂体封入玉牌之中,我这才开始沉睡。”​

  “我……我是被,被自己的锤子砸死……然后,后,不小,小心进来的。”​

  江平凡:……​

  徐爷:……​

  玄极:……

  君寻渊:……

  公薪:……​

  牧三:嘿嘿嘿

  江平凡深吸了口气,目光闪烁。

  很快,还是徐爷回过了味。

  “平凡,你的意思是,我们的记忆被人篡改过?!”​​

  “可能性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