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十二.这剑可倾天
作者:江平凡      更新:2020-10-17 18:09      字数:2348
  十二.这剑可倾天

  “江平凡!江平凡!”

  焦急的喊声传来,只听砰的一声,小屋的门被猛的推开,一道倩影冲了进来。

  “卧槽,你干嘛啊?!”

  原本正在睡梦中的江平凡一下子被惊醒,整个人吓得汗毛直立。

  “你不要管干嘛了,你赶紧跟我走,江心出事了!”

  “江心出事了?!”

  江平凡一愣,然后猛的掀开被子,从床上跃下,穿上鞋子朝着城主府冲去。

  林清也管不上乱掉的头发,冲出屋内,聚元一境的灵力爆发,飞速跑到江平凡面前,拉着他飞上屋顶,极速奔跑。

  “江心到底出了什么事?!”

  奔跑中,江平凡眯着眼,看着拉着自己的林清,眼里透出丝丝凉意。

  “具体情况我也说不清楚,你自己到府内去看吧。”

  林清头也不回,发丝被风吹的凌乱。

  “到了。”

  林清带着江平凡从屋顶跃下,大步的朝着城主府大门走去。

  “少城主。”

  门口的守卫看见林清,恭敬的行了一礼。

  “嗯,开门。”

  “是。”

  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林清回头看了江平凡一眼,示意他跟着进来,便抬步里面走去。

  江平凡也不客气,跟在林清后面就准备进去。

  但此时,守卫却把他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内府外人勿进。”

  守卫面无表情,站在江平凡面前,眼中带着轻蔑的神色。

  “我是少城主带来的,这也不让进?”

  “我们少城主还带过小猫小狗回来,怎么,你是小猫小狗?”

  那守卫看着一身青衫的江平凡,语气轻蔑。

  “你在说什么?”

  江平凡微微眯起了眼,眼底有流光掠过。

  他平时只是听闻城主府的不少守卫颇看不起平民,这时一看,说的倒也无误。

  “我说,只有畜生,才能进内府,而江平凡,你这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也配进城主内府?”

  此话一出,原本满腔怒意的少年,此时却看着守卫的身后,露出诡异的笑容来。

  “哦,是吗?”

  一道清冽的男声,伴着折扇合起的声音,从守卫身后传来。

  “是啊,像你们这些平民,就应该去自己找个地方吊……上官少爷!”

  那守卫随意的说着,但忽然便寒毛竖立,他想起来刚刚那道声音是谁的了!

  守卫僵硬的转过头,就看见上官云那张清秀的面庞,此时正冲着他微笑。

  “咕。”

  守卫咽了口唾沫,转头直接朝着江平凡跪下,磕起了头。

  “大人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求求您让上官少爷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求求您求求您,我给您跪下,给您磕头了,求求您让上官少爷放过我。”

  “放过你?”

  上官云笑了笑,蹲下身,在守卫的耳边轻轻说道。

  “散元。”

  守卫瞳孔一缩,咬了咬牙,回身猛的出拳,击向上官云的面门。

  “无聊。”

  “哒!”

  上官云笑了笑,折扇打开,那守卫怔了一下,然后缓缓倒地。

  他站起身,从守卫的身上跨过,看着面前的围观群众,挥了挥折扇。

  “都围在这干嘛干嘛,挡路了不知道啊,你们要是再挡着路小心我叫府卫抓你们啊!”

  人群中传来一片嘘声。

  “上官少爷,您哪里会抓我们啊,您算个大善人了,就别吓我们了。”

  “诶诶诶,小圆子就你话多啊!再这样信不信我扣你工钱啊!”

  上官云瞪了瞪眼,看着人群中的一个青年,挥扇欲打。

  “嘿嘿嘿,得得得,我走成了吧。”

  人群发出善意的哄笑声,便三三两两的散开了。

  待到人群散开,上官云走到江平凡面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哎哟,江兄弟,我可算看到你了,来来来抱一个,我都快想死你了。”

  “……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江平凡无语的推开上官云,大步朝着内府走去。

  “诶诶诶,江兄弟你等等我啊,你是不是不知道江心在哪啊,走走走我带你去啊……”

  “……能不能离我远点。”

  “别啊,江兄弟,你看……”

  两人朝着内府居室走去,却没人看见,昏倒的守卫早已消失不见……

  “轰!”

  荒之外,苍茫湖上,两道人影牵着流光疯狂交击,炸的湖面上水柱冲天。

  “嗡!”

  两道流光再次碰撞,只听一声颤鸣传来,湖面瞬间平静。

  “朱千,你当真要与我不死不休?!”

  紫色流光消散,一道人影持剑,立在虚空中,看不清面容。

  而在人影对面,那道青色流光也显现出了身形。

  “诶,小兄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

  被唤作朱千的胖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面带笑容。

  “为了我好?你在说笑吗?”

  人影冷声喝道,

  “谁不知道你们青天龙宗整日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今天去那家明天去这家,看见天才比谁都兴奋。”

  “诶,小兄弟,这话千万不可这么说,虽然我们龙宗声名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好,但是我这次真的是来帮你的。”

  朱千摸了摸鼻尖,无奈的说道 。

  “多说无益,若是再阻我去路,今日就让你陨于此地!”

  “我说了,我是来帮你的,你们天岳剑不就是为了清桃的那个天生刃骨嘛,但是你们知不知道,那刃骨你们触之必死!”

  “一派胡言,即使真如你所说,我天岳剑派乃是帝鈊的第一大剑派,必有应对之法!休得乱语!”

  话音刚落,那持剑人影抬手便化出十万剑影,剑气冲霄!

  “疾。”

  “咻!”

  话音落,十万剑影化为剑雨,齐齐冲向朱千。

  “怎么就是不听呢,”

  朱千看着漫天的剑雨,叹了口气。

  他取出一个紫金钟,轻轻一弹。

  “当!”

  钟声响起,震颤虚空。

  摇晃的树木,漫天剑雨,爬动的蜗牛,飞翔的鸟儿,在这一刻时间仿佛被静止。

  而只有苍茫湖不同。

  “轰!”

  原本平静的湖面瞬间炸起无数道水柱,空气中飘散的水珠此时如陨星一般轰然砸碎所有剑影。

  “哗啦!”

  水柱落下,荡起波澜,时间再次流动,而那两道人影,似是被抹去了在这的所有痕迹一般,再未出现。

  可意外的是,此时离荒相隔数千里,远在清桃城的江平凡,却在这一刻看到了一柄剑,一柄可斩凌霄,破苍穹,诛千神,陨万仙的剑!

  但就是这么一柄剑,却看起来平平无奇,被一袭青衫牢牢的握在手中。

  江平凡看不见这人的脸,只能看到这一袭青衫的背影。

  青衫站在大地之上,抬头望天,那天上人影幢幢,仙气袅袅。

  青衫又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后是满目疮痍,尸横遍野。

  青衫转回了头,看了看天。

  他抬起了手,握紧了剑。

  他将剑横立身前,对着天空轻轻一划。

  时间不再流动,空间猛然破碎。

  那苍天被这一剑一分为二,那天空中掉落下无数神尸,这一剑让那无数仙人化为谪仙,化为这漫山尸野!

  青衫一尘不染,长剑滴血不沾。

  少年人看着苍天,轻声呢喃。

  “这一剑,可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