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十一.再见
作者:江平凡      更新:2020-10-16 23:25      字数:2058
  江平凡对着铜镜,险些叫出声来。

  “这是什么?!”

  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双眼。

  手感依旧是以前的手感,丝毫未变。

  “奇怪了,”

  江平凡惊讶了一下,伸出手把铜镜拿起来,对着自己的眼睛仔细观察起来。

  “手感没变啊,怎么回事?”

  他晃了晃铜镜,再照了一遍,还是跟以往一样。

  “真他娘的邪门了。”

  江平凡看着铜镜,翻了个白眼。

  铜镜中,少年的双眸里有七色流光四处翻飞。

  而流光所过之处,便会有七彩之色化为繁密的符文占据其中。

  当流光飞舞,符文占满双眸后,那些符文便凝聚在瞳仁之中,同时带着流光,化为一道纤长的丝线从其中溢出,散为光点。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不得不说,还是蛮好看的。”

  江平凡对着铜镜,看着双眼中的流光在眼里循环往复的飞舞,看着那些繁密的符文逐渐占据双眸,又龟缩到瞳仁里化为丝线后,心中的好奇心再次大盛,莫名奇妙的突然就想把自己切开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伸出手,摸向自己的双眼。

  “咳,”

  就在他快接触到自己的双眼时,系在他腰间的玉牌突然发烫,灼的他一下子醒过来。

  “我刚刚是怎么了?”

  江平凡迷茫的看向自己的双手,随即抬头看向铜镜。

  “不对,不一样了!”

  少年瞳孔一缩。

  铜镜中,他的眼中流光依旧在飞舞,符文依旧显现。

  “在背后!”

  “戾!”

  江平凡猛的回头,一道凤鸣声响彻天际!

  “哪家鸡叫?”

  屋外,郭婶杀完鱼,左右看了看,疑惑的说道。

  “相柳,貔貅,麒麟,惊龙,应龙……这些是……太古凶兽!”

  江平凡看着身后的这些异兽,不由得颤抖起来。

  他面前,这些异兽或趴,或躺,或盘,或圆瞪双目怒视,神态各不相同。

  但他们身上皆有一股精纯的蛮荒气息。

  “这是一位道友的馈赠。”

  就在江平凡呆滞的看着这些凶兽时,徐爷的声音从白玉牌中悠悠传来。

  “馈赠?这些凶兽是馈赠??”

  少年回头看了看已经凝聚出身体,站在他身后腰杆挺得笔直的老人,眼里满是惊诧。

  “谁跟你说是这些凶兽了,”

  徐爷拍了一下江平凡的脑袋,大手一挥,这些凶兽便化为光点,飞入江平凡的双眸之中。

  “我说的是你这双眼。”

  “我的,这双眼?”

  “没错,你可知这是什么眼?”

  江平凡愣了一下,看着此时严肃无比的徐爷,摸了摸自己的双眸,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七彩瞳,神瞳榜上排名第十八的神瞳,可映照诸天,七色之力可化为诸种异兽为自己所战。”

  “这么强?”

  江平凡不禁有点动容,但与此同时也有丝疑惑。

  “既然这么强,那为什么刚刚会那样,而且为什么对方会送给我?”

  “神瞳择主,你不强,神瞳为何要服你?刚刚那些异象,符文,都是吓你的,至于对方为什么会送给你……”

  说到这,徐爷轻声叹息,呢喃了几句,便转过身去,沉默不语。

  铜镜映出他的身影,江平凡看着铜镜上的徐爷,愣住了。

  他的眼中七彩之色浓重,浓重到盖住了悲伤,盖住了一切。

  “这是房道友,也就是你的乞丐爷爷,亲自用魂之本源将这双神瞳融入到了你的眼中。

  虽然融入很成功,但是他的魂之本源却也因此耗尽,彻底在世间消散。”

  “轰隆!”

  惊雷乍起,大雨随即倾盆而下,城里的人们互相叫嚷着收着衣服,收着摊位上的货物。

  镇内的人们关上房门,洗净头发,坐在床边与家人嬉闹。

  镇内所有的人们都在笑,但他们无人知道,镇内的一个小院子内,却有一个少年满眼悲伤,泪流满面。

  这场大雨来的快,去的却不慢。

  这大雨之势连着下了不短的时间,从下午一直下到了晚上。

  但不得不说,清桃城的人们真的是把喜欢热闹这一性格释放到了极致。

  大雨刚歇,地上的积水还未清完,小孩子就已经拿着竹剑竹刀聚到一起四处疯玩,还有那些大婶与老太太们,也都各自端着个木凳或捧着把瓜子四五个人聚在一起攀谈起来,聊聊谁家的猪生崽了啊,谁家的儿孙满堂有福了啊,反正就是聊天。

  王雨生也端着个凳子坐在这些老太太身边,温和的笑着,听他们扯东扯西,顺便回绝几个想给他说媒的媒婆。

  ……

  “徐爷,你说,人死了是不是真的不能复生了。”

  江平凡坐在山崖上,看着山下的清桃镇,呢喃说道。

  徐爷坐在他身边,不说话,也看着灯火通明的清桃镇。

  “徐爷,你说这双眼到底有什么用呢?能让起乞丐爷爷豁出性命也要让我融合。”

  江平凡眼中的七彩之色早已敛去,此时与一般人的双眼无二。

  徐爷依旧沉默。

  少年也不恼,坐在山崖边,腰杆笔直。

  “不知道,”

  好半晌后,徐爷艰难的开了口。

  “每双神瞳都有他自己的用处,看使用者。”

  “哦。”

  江平凡点了点头,继续看着清桃镇,不说话。

  老人叹了口气,化为一抹流光,回到玉牌中。

  月明星稀,少年的身边放着一包酱牛肉,还有一把剑。

  “爷爷,你还好吗……”

  江平凡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纸,轻声呢喃。

  这是徐爷给他的,徐爷说,这是老乞丐最后想对他说的话,也是他一直没有说的话。

  “爷爷……”

  呢喃很轻,很轻很轻。

  “咕,咕。”

  剑反着月光,星星还没入眠。

  草地上有蚂蚱蹦,树上有猫头鹰叫,山崖下的小镇灯火通明,那里面有妇女教育自己的孩子,有汉子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喝酒,有老太太拉着别人的手说要给人家找管家婆,还有有少年少女红着脸牵着手在横穿小镇的河边游荡,放纵且浪漫。

  少年看着纸,转身打开酱牛肉,啃了一口。

  他觉得肉有点咸,想喝水,却发现没有。

  于是他摸了摸脸,发现更咸了。

  少年没来由的觉得有点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