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十.知了
作者:江平凡      更新:2020-09-29 23:12      字数:3072
  “你怎么会遇上深……”

  “前辈,不可直呼名讳!”​

  ​老乞丐打断了徐爷的话,眼中神光闪烁,血色丝丝蔓延。

  徐爷愣了一下,随即恍然,面上也不由得带了一丝忌惮。

  ​而早已重回少年的老乞丐,也只是淡淡一笑,眼中七彩之色越发浓重。

  “轰!”

  一声炸雷响过,江平凡猛的惊醒,浑身冷汗淋漓 。

  “又做梦了吗,”

  他呢喃了几句,摸了摸头发,又摸了摸衣衫。

  整个人如同刚从水中捞出一般,衣衫尽湿。

  “那些到底是什么……”

  七色灵雀,九重天宫,三千仙人……

  江平凡捏了捏眉心,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只能想起来这么多,不过那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的,为什么我觉得我曾经经历过。”

  少年一边思索着,一边穿上了鞋袜,打开了屋门。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太阳,想要看出些什么。

  但可惜的是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还是去郭婶他们那看看那个叫什么,日钟的东西吧。”

  江平凡想了想,将屋门彻底拉开,朝着隔壁的郭婶那走去。

  他到了门前,正准备敲门,佝偻着腰的郭婶就抱着菜,打开了屋门。

  四目相对,江平凡愣了一下,郭婶也愣了一下,但随即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小江你睡醒了啊,怎么看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头发怎么都湿了?”

  郭婶佝偻着腰,抬头看着江平凡,温和的笑着。

  “做了噩梦,”

  江平凡摸了摸鼻尖,笑着道,

  “对了郭婶,上次郭叔带回来的那个日钟还在吗?”

  “在,怎么了?你要看吗?”

  “啊,是啊,江心被林清带着去玩了,我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好去接她。”

  “哦~林清啊,”

  郭婶揶揄的哦了一声,一副好像发现了什么的模样。

  “那小女娃倒是白白净净,长得蛮俊秀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眼睛不太好,总觉得木头能雕成像。”

  说完还大有深意的看了少年一眼。

  “还好还好。”

  江平凡笑了笑,虽然没太听懂郭婶说的什么,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郭婶见他这样,便知道他又没听懂,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

  “去去去,让个位给我,我先去洗菜,你要看就先进去看吧,别忘了晚上来吃饭。”

  “好嘞。”

  江平凡高兴的应了一声,等郭婶刚出了屋之后,大踏步的朝着屋里走去。

  “哦对了,小江啊,你郭叔在屋里给你留了东西,就在那个什么日钟旁边,一个小木盒子,你看过了记得把它拿走啊!”

  江平凡还没走几步,郭婶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

  “小木盒子?”

  他心中疑惑了一下,但很快就被旺盛的好奇心掩盖了。

  于是他随口应了一声,就蹲到日钟面前直盯盯的看。

  毕竟也就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好奇心正是旺盛的时候,见到个稀奇玩意看上好一段时间也不奇怪,更何况这种据说是仿造上古遗迹里的神宝的东西。

  “一,二,三……十二个点?”

  江平凡数了数这个名叫日钟的圆盘上按规律排列的圆点,心里的好奇心顿时大盛,甚至很想把这玩意拆开来看看。

  “不行不行,不能拆,拆了之后郭叔怕是要把我弄死。”

  江平凡想了想,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整天醉醺醺,胡子不刮,还臭美的穿着一身蓝衫的中年人,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尖。

  “真不知道郭叔都从哪淘到的这些玩意。”

  少年笑了笑,站起身来,一拐眼,就看见了放在日钟旁的小木盒。

  “这就是郭婶说郭叔留给我的小木盒?怎么看着像个银子?”

  江平凡疑惑的端起这个木盒,敲了敲,发现真的是木头的声音,好奇的仔细端详。

  木盒通体呈银色,除去盒盖上纹路密布,其余地方皆为纯银之色。

  “看着卖相还可以哈,但是该怎么打开?”

  江平凡拿着木盒上下左右翻看了好几遍,发现除了木盒的中间留有一条缝外,再无其他的破绽。

  “这东西还能叫盒子吗?这是个石头吧!”

  江平凡试着撬开这条缝,结果很显然,不尽人意。

  “我就不相信了,我还开不了你一个盒子!”

  他搓了搓手,继续开始摆弄起这个木盒。

  而屋外,一身蓝衫的郭青云,正站在院中央的柳树下,面无表情。

  “知了,知了,知了,知!!”

  知了还正在树上鸣叫,但是原本处于郭青云身后的木椅此时却猛的一下炸开,化为无数碎片飞向院子的左侧。

  “嗡!”

  “小友,你过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如同在天际之上,摸索不到去处。

  而那些木椅的碎片,也似乎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所阻。

  声音传来,郭青云并不做声,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对着苍穹躬身行礼。

  “小友,你……”

  那道声音一滞,沉默了片刻。

  而郭青云也不恼,礼行不停,笑意不减。

  “也罢,这个亏就算我吃了吧。”

  好半晌,那道声音才再次发话。

  “多谢前辈。”

  郭青云立起身,笑容更盛,再行一礼。

  “咚!”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道沉闷的鼓声,响彻院内,却又丝毫未惊动他人,仿佛这只是为了某一人而来。

  鼓声停歇,一道紫气从天空中悠哉悠哉晃晃荡荡的飞来。

  郭青云见状,拇指与食指轻掐,中指点交点,他眼中印诀飞速流转,而那道紫气在他的眼里也逐渐变成了灰白之色。

  而这时,那道紫气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猛然加速,冲入江平凡与江心的小屋内。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平平无奇的小屋,此时却有仙气蒸腾,瑞兽齐鸣,无数微小的神禽游飞于其上。

  这间小屋这时宛如立于九重天之上的仙界白玉京!

  “被称为人间白玉京的那个地方,也出手了吗……”

  郭青云看着这副奇景,轻声呢喃。

  “小友,我不知道你的猜测,但切勿浮于表面。”

  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与此同时,又一道紫气浮现,没入小屋之中。

  这时,异象陡生!

  那些仙气所化成的瑞兽,神禽,此时仿佛看到了什么大恐怖一般凄厉鸣叫,随即便化为乌有。

  而那如同白玉京一般的圣象,早已被滚滚卷来的血河化为乌有。

  郭青云看着这般景象,一时间竟晃神。

  他双瞳之中印诀再次翻飞,淡蓝色的流光从他的眼中逸散开来。

  流光四散,没入小屋之中,无数凶兽的吼声如同九幽之中的恶魔狠狠的刺入郭青云的心脏,似是要将他彻底撕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青云回过神,身上有莫名的意流转,将那震慑心神的吼声化解。

  他再次催动眼中印诀,试图再看到些什么,但是迟了,两道紫气极速从屋内飞出,窜入天际。

  “小友,今日就到这吧。”

  异象消失,苍老声音温和的说道。

  郭青云也知道,事不可穷极,否则定逆。

  于是他转身,对着苍穹再行一礼。

  “无妨,今日不只是你,就连老夫也有些惊讶。”

  那声音似是知晓他想说什么,提前堵住了他的话,随即再不出声。

  “是这样吗……”

  郭青云站在树荫下,长身而立,轻声念叨。

  他背后的木椅纹丝不动。

  微风拂过,柳枝轻摆。

  它似是在回答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浮现。

  “知了,知了,知了,知了……”

  ……

  “啊啊啊啊啊,这东西怎么就是打不开啊!”

  屋内,江平凡气的挠头。

  他把各种各样的工具都试了一遍,就是打不开。

  “什么啊,烦死了,不开了,等郭叔回来问他吧。”

  他随手把小木盒揣进兜里,看了一眼时间,边走边盘算着什么时候去接江心。

  刚出了门,就看见郭青云躺在院中央的柳树下乘凉。

  “郭叔,你回来了啊!”

  江平凡走上前去,看了看中年人。

  果然,胡子还没刮,还是满身酒气。

  “滚滚滚,别烦我,让我睡一会。”

  郭青云打了个胡嚏,又从酒葫芦里灌了口酒,便再次睡着。

  “真能睡。”

  江平凡小声念叨了一句,随即探了探头,看了看郭青云,发现他没醒,赶紧一缩脖子,溜之大吉。

  “臭小子。”

  中年人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但很快便隐去,还伸手挠了挠肚皮。

  江平凡回到屋内,关上了屋门后,便走向桌边,想倒杯茶。

  “怎么没水了?”

  他打开茶壶盖,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忘了,昨天晚上凉水就喝光了。”

  江平凡坐在凳子上,无聊的四处扒望。

  忽然,一道光闪过,晃了一下他的眼。

  “什么东西?”

  少年疑惑的四处张望,终于,他在自己的身边找到了罪魁祸首。

  “诶,这不是前两天江心说林清让她带回来的铜镜吗?”

  江平凡拿着铜镜,来回晃了晃,发现什么都没有之后又无趣的放了回去。

  他可不敢把这东西弄坏,真要弄坏了,怕是给江心吃十串糖葫芦都补不回来。

  “但是,我照一下总可以吧?”

  少年的心思动了又动,终于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铜镜。

  然而,就这一眼,竟让他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