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懒熊阅读网小说网
 用户名:  密码:
九.深渊鬼魅
作者:江平凡      更新:2020-09-07 07:40      字数:2021
  “我本名叫房文杰,北隽国皇族人士,也是北隽唯一一个异姓皇子。

  我的母亲姓房,名宛清,我的父亲则是那个禽兽不如的北隽第十五代皇帝,皇运天。”

  老乞丐说着,顺手从自己的肉身上摘下一只小布袋,取出两个缭绕着缥缈云气的酒壶,又拿出一对酒杯,在徐爷惊诧的目光下给他倒了一杯,轻放他面前。

  “前辈请。”​

  “嗯。”​

  徐爷按捺下心中的那抹惊动,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抬手示意他​继续说。

  ​“其实我不应该是皇子,”

  老乞丐摸了摸酒杯,愣了愣。

  “我母亲原本只是服侍皇后的侍女,只因在一次宴会上被那个狗皇帝给看中,背着那时的皇后强行玷污了之后,才有的我。”​

  徐爷抿了口酒,不说话。

  老乞丐越发发愣,眼里满是迷茫。

  “后来事情被一个宦官发现,偷偷报给了皇后,受皇后相逼,那个狗皇帝这才不得不给我母亲安了个孝国妃的名头。

  但实际上这个名头如同鸡肋。”​​

  徐爷挪了挪凳子,让自己坐的舒服点。

  “在我那时还没出生,我娘也还不是孝国妃的时候,宫内的侍女们一天一天的看着我娘的肚子大起来,各种风言风语就好像剑一般,狠狠的扎着我娘的心。

  但我不知道啊,我当时连出生都没有出生。”​

  老乞丐楞楞的坐在地上,背后的光影流转,各种人形出现在屋内,映入徐爷的眼中。

  “但据说我出生时,霞光满天,白日现星辰,那个狗皇帝也说话了,他说,我儿不凡。”​

  老乞丐忽的又笑起来,瞳中的七彩神光再次出现,轻轻环绕在他的身边。

  “于是,他赏赐了孝国妃千两白银,还送了一口钟,一口大黄钟。”​

  七彩神光顿了顿,化为流光飞入老乞丐眼中。

  ​“那钟啊,分五层,第一层写着嗣,第二层写着潜,第三层写着道,第四层写着绾,第五层写着卦。”

  徐爷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拉了个椅子扶着老乞丐​坐下。

  “我娘可能知道他们的意思,也有可能不知道。

  反正我是不知道的,我当时就知道嗷嗷哭。”

  老乞丐又笑了,但很快,他又恢复迷茫。

  “这千两白银,虽然对于皇室中人来说并不多,但却足够我们娘俩生活不短时间。

  就这样,我娘将我养大到十六岁,参加了启灵仪式。

  在这十六年间,我问过我娘,问我们以前有没有受到过那个狗皇帝的皇后或者其他妃子的欺辱。

  我当时在想,要是有,那我就去找她们拼命。

  而那时候,我娘正在给我缝补衣服,没空回答我,骂了我一句,说让我一边玩去。

  然后我就屁颠屁颠的去玩了。”​​

  老乞丐抹了抹脸,眼中满是思念。​

  “十六岁那年,我在我娘的劝导下,报考了北隽天院,参加了启灵仪式。

  但说是劝导,实际上是我娘拎着竹竿撵的我满院子跑。

  我边跑边哭,我说我不想去,我说他们都看不起我,他们说我是个废物,然后我娘听完之后非但没哄我,还更气了,骂了我一声,撵的更凶了。

  但实际上我那时候明白我娘的意思,她气我胆小,气我怕事,她每次听到外面有人说孝国妃的儿子又被欺负了之后,回来就会气冲冲的敲我脑袋,边敲边跟我说,人家骂你你不会骂回去啊?你就让他们骂你是个废物啊?!

  我说我又打不过他们,他们都比我大,启灵仪式都参加过了,我咋办嘛?

  然后我娘就会停顿一下,继续敲我脑袋,只不过劲小了点。”​​

  徐爷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周身七色神光环绕的老乞丐,​捏了捏眉心。

  “后来,我不知道我娘用了什么办法,反正在我十六岁生日那天,我参加了启灵仪式。

  具体的细节我早已想不起来,但我记得,仪式结束后,我满心欢喜的想跟我娘分享这份喜悦。

  但当时的我没想到的是,在那个家里等待我的,是一份深仇大恨。”​

  ​“咣当!”

  徐爷手里的酒杯惊然落地,酒杯跌落的白色碎片在这个满是血色的屋内​,显得格外突兀。

  而老乞丐却是丝毫​不觉,依旧念着心里的话,他背后人影幢幢,如九幽鬼魅,携七世凉冰入人世。

  “怎么会是这种东西?!”​

  徐爷深吸了一口气,再也隐不住眼里的惊诧。

  “檀生月轻酒,六宫七鎏壶,白阴杯,如今连这种禁世之物都出现了,你当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乞丐?!”​

  ​话音刚落,屋内陡然寂静,整个屋内如同被冰封一般。

  冰凉,孤寂,​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如同深渊中的魔爪,狠狠地掐着徐爷的脖颈。

  好在,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瞬。

  “前辈,你没事吧?”​

  老乞丐回过神,急忙冲到已经瘫坐在凳子上的徐爷面前,​眼里的两点七色神光熠熠,看的徐爷心中百感交集。

  他尽可能的让自己坐正,​抬眼看着莫名其妙从老年恢复到年轻时的俊秀少年,终究还是没好意思问出那句话。

  但老乞丐知道他想问什么。

  “徐爷,您是想问,为什么我的灵魂中会有这种东西,为什么我有那么多的宝贝,是吗?”

  ​​徐爷看着少年,终究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他的魂体在刚刚与深渊的对抗中终究还是伤到了​,如九幽深渊中浮现的未知之力,就像是跗骨之蛆般慢慢蚕食着他的魂体。

  尽管徐爷拼命遏制着这股力量,可还是阻止不了蚕食,只能延缓。

  所以现在的他最多只能在现世中存在一刻,一刻后他必须就要回到玉牌中,否则继续被蚕食的话,轻则沉睡,重则伤及本源。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身上的那股力量,到底是哪里来的……”

  徐爷抬头看着老乞丐,一字一字的说道。

  但老乞丐却面无表情,只是默默的低下头,轻声说了句话。

  而就这一句话,竟让徐爷觉得如坠冰冷深渊。​